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

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(厉珏卫若衣)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
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(厉珏卫若衣)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

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(厉珏卫若衣)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

小说分类: 古言现言时间: 2019-08-23

小说内容介绍

热门小说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全文在线阅读主要讲述了:前世,她错爱小人,为他背弃夫君,窃取军情,机关算尽,最后却落得个暴尸荒野,遗臭万年的下场。重活一世,她发誓要报仇雪恨,怒斩负心狗!还有就是,好好回报那个被她坑了小半辈子的耿直将军。

厉珏卫若衣小说摘要

前世的卫若衣是傻的,为了他人,她竟然背弃夫君,做了许许多多的错事,最终落了个身死的下场,而这一世,卫若衣却又是幸运的,感谢老天能让她重新活一次,她定要好好去弥补那个男人,把全部的亏欠全都化作爱,去爱他护他一世,可是毫不知情的厉珏却着实被这个性情大变的夫人给惊住了……

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全文阅读

厉钰心中一紧,毫不迟疑地抽出腰间的焚风剑,以雷霆之势劈向人群,但是鞑子军一击得手,本就士气大振,何况还有重赏在前,怎会缺少以命博财的勇夫?是以不但没有人被退缩,反而一个个发了疯似的猛攻,最狠最辣最毒的招式全部招待到厉钰身上。
刀刀进肉,招招见血!
满身血痕如同塌天的裂纹般在厉钰身前身后铺陈开来,他闷哼一声,脚下一个踉跄,牙关瞬间咬紧。
如此一个耽误,再想去找卫若衣,却发现她已经重重跌落在地,离她最近的一个鞑子军,甚至已经摸到她的衣角!
“可恶!”
没有人比厉钰更清楚,腾施日勒此举,不过是一个圈套。之所以要这么做,无非是想逼得他匆忙出手救人,将他彻底带入包围圈。他甚至已经看到,腾施日勒的几名亲兵早已分列前方,枪林刀树,严正以待,就等他一步踏入陷阱!
兵不厌诈,战场上很多时候不得不将道义良心放于一旁。
只是他们竟然用一个弱女子当诱饵,实在是卑鄙之极。
厉钰恨恨地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的人,腾施日勒立马回以他一个略带自得的笑,下一秒便扬鞭策马,快速而直接地奔向卫若衣!
若今日真的让腾施日勒将人带走,后果绝对不堪设想!
形势所迫,容不得厉钰再犹豫。
握剑的手瞬间捏紧,厉钰一面挥剑迎敌,一面伸手入怀,飞速摸索了几下,卫若衣给他的那箱子暗器,除却暴雨梨花针,他还挑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,此刻正好派上用场。
精巧锐利的暗器飞射而出,先前还气势夺人的鞑子军一个个瞬间鲜血漫溅,惨叫连连。还有不要命的想来阻挡,厉钰却并不恋战,而是找准机会,几个闪身,便顺利躲开层层夹击。
这一系列举动看似复杂,其实都发生在顷刻之间,腾施日勒和厉钰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卫若衣所在之处,而此时的她,却是被一个鞑子军架在肩膀上,扛着正预备逃走。厉钰见状也不废话,直接挥剑救人。
那鞑子军见他来势汹汹,吓得赶紧往首领腾施日勒所在之处跑去,厉钰见状攻势愈烈,焚风剑舞的虎虎生威,无论如何,他绝不能让卫若衣落入那个男人的手中!
他这一出手,前一刻还满心欢喜扛着人预备领赏的鞑子军,后一秒便笑不出来了。
要知道,鞑子军祖祖辈辈生于草原,精擅骑射,体格健壮,素来推崇勇猛善战的勇士,是以举族上下都瞧不起汉人的瘦小羸弱。那挟持了卫若衣的鞑子军也是如此,直到跟厉钰真刀真剑的对上,他才知道自己从前对汉人看法有多愚蠢。
汉人虽然个子不及草原武士,可这战斗力,他感受了一下自己快被震碎的骨头,心中叫苦不已:早知道抢了肩上这个女人会造成如此可怕的后果,就是打死自己,也绝不会赏赐来接这个烫手的山芋!
赏赐虽好,但也得有命拿不是?
两人将将走了几招,鞑子军便感觉自己的手腕猛的一松,却是手中长刀被人利落的挑落在地,他猛然抬头,待看清头顶正在落下的利剑,瞳孔蓦地放大,一种死亡的惧怕瞬间将他笼罩。
电光火石之间,只听一声破空之声传来,却是腾施日勒见人要被劫走,也终于出手了。厉钰一击未中,焚风剑被鞭子打偏了方向,那鞑子军顺势往旁边一躲,却忙中出错,躲过了厉钰的长剑,反撞上了腾施日勒的长鞭。
“啊”两声痛呼几乎同时传来,除开那疼的跪在了地上的鞑子军,被他扛在肩上的卫若衣也未能幸免,凌烈的鞭锋轻易的破开单薄的甲胄,将底下***的肌肤撕扯出一条血痕,昏迷中的卫若衣眉头疼的皱成一团。
厉钰看着鞭上那滴答落下的血,心中烧起一股无名的愤怒,焚风剑在手腕间一个回转,以更猛烈的剑势朝长鞭扑去!腾施日勒见状也不示弱,扬鞭迎敌。
两人皆是招招狠辣,几个呼吸之间,手上便过了几十招。四周的小兵们怕被误伤,也不敢靠近。况且经过这么一番折腾,厉家军由外至内的包围圈也已经不断在缩小,传进包围圈内部各人耳朵里的汉兵声音越来越多,越来越近。
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”,今日这一仗既然已经失败,又何必在这个时候白白送命。
一时之间,圈子内的鞑子军心思各异,这脚步,却是不约而同的稍稍往包围圈守备较弱的方向退去。
那挟持了卫若衣的鞑子军,眼见大家都在撤退,而两边主将也斗得难舍难分,心思又活络起来,趁着众人不注重,扛着卫若衣也跟着往外跑。
厉钰虽然在跟腾施日勒交手,眼睛余风却一直留意着这边,见他要跑,手下剑势越快,想要几招拖住腾施日勒,腾出手来救人,腾施日勒显然也明白他的打算,更是步步紧逼。
血红的长鞭,染红了炽热的焚风,焦灼的战况将意志灼烧的滚烫,黑色的海东青在头顶不停地盘旋,一声声利啸冲破云霄。
争斗、争斗、争斗。
胶着、胶着、胶着。
如此反反复复,厉钰已经杀红了眼,身上的伤口均已裂开,腾施日勒也没捞着什么好处,身上伤口迭起,可战况却未有分毫改变。
而那扛着卫若衣的鞑子军,却已经在鞑军的掩护下成功退至边缘,只差一步就能上马。鞑子骑术天下无双,要真的让那鞑子军上马,卫若衣此去,他当再也寻不回她。
却在此时,一支利箭破空而来,直愣愣冲着腾施日勒而去,暂缓了他挥鞭的手。
“是谁?”腾施日勒不满的大吼。
下一刻,一身黑衣的文卿应声出场,堪堪拦在厉钰和腾施日勒二人之间。
“是你。”腾施日勒眼神微眯,紧紧盯着文卿,显然已经认出这个先前让卫若衣躲过他一箭的人,心中十分不满:“你是何人,竟敢三番五次破坏本王的好事。”
文卿根本不理他,转头冲厉钰飞快的道:“快去救人,你只有五息的时间。”
厉钰一愣,瞬间反应过来他的意思,毫不犹豫的朝卫若衣所在之处飞身而去。
腾施日勒嗤笑一声:“鼠雀之辈,也敢信口雌黄。”
他武学天赋极高,少时又有些奇遇,一身武艺惊才绝艳,这些年,除了厉钰从未碰到过敌手。一个不知名的喽啰也敢到他面前来叫嚣,哪怕只是五息,此时的文卿在他眼中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。
敢挑衅他,自然要做好有去无回的预备。
他有他骄傲的资本,文卿也有放话的底气。
正面对敌他肯定打不过腾施日勒,可是他轻功好,要纠缠个几息时间还不成问题。
他丢掉手中的长弓,黑袍之下脚步掠动:“穷鼠啮狸,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。”
话音未落,人却已经消失在腾施日勒的视线范围内。
腾施日勒瞳孔微缩,收回了脸上还未消失的一点嗤笑。
……
另外一边,厉钰以惊人之势,一路过五关斩六将,将挡在面前的鞑子军纷纷击退,杀出一条血路。等他到达包围圈的边缘,那扛着卫若衣的鞑子军,却是已然上马!
厉钰腿上伤痕累累,轻功无法施展,身后还有鞑子军扑上来纠缠不休,情急之下,焚风剑脱手而出,那鞑子军正预备策马疾逃,后背忽然一凉,一声惊呼还未出口,却觉身上一热,先前还鲜活的人,一瞬之间,便化成了灰烬。
正急速往这边赶来的厉钰脚步猛的一顿,有些惊异不定的看着忽然燃起的大火,以及火中那正激动跳跃的长剑——焚风。

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免费阅读

“厉叔,你先去迎客吧。”凤岚歌适时贴心的道。
说完见厉福全意动人未动,又淡笑着补充了一句:“放心吧,浩然轩既是表哥的居所,我知道表哥的规矩,断然不会贸然闯入的。”
她说的如此直白,倒叫厉福全有些不好意思,他冲凤岚歌抱拳一礼:“凤小姐见谅。”
说完便连忙朝正门处疾步而去,凤岚歌是他看着长大的,她既然承诺了不会进浩然轩,那他便放心了。
而另一边,待厉福全人一走,凤岚歌脸上笑脸立马收了起来,抬脚便往浩然轩的方向走去。
芃羽快步跟上,语气里明显有些犹疑和担忧:“主子,您这是……”
凤岚歌没有答话,芃羽见她神色凝重,也不敢再问,二人一前一后,很快便到了浩然轩外面。
从凤岚歌开始往浩然轩走的时候,芃羽脚步没停,心里的思虑也没停。
一方面吧,自家主子对厉将军的心思她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,厉将军钟灵毓秀、翩翩君子,自家主子也是二八佳人,女中豪杰,何况两人还是表兄妹,假如能在一起,亲上加亲,自然是锦上添花。
但另一方面呢,感情的事情,终究还是要讲究个你情我愿,而实际的情况,却是“妾有意郎无情”,并且厉将军府内正房里也已经住了位圣上御赐的,花容月貌、倾国倾城的嫡夫人。
自家主子这么骄傲的人,肯定不可能去给人当妾。
再说了,就算主子真的脑子灌浆糊,凤副将军也不会答应自己的妹妹犯这种浑。
只是不当妾,难不成还要把正房嫡夫人一脚给踹了?
芃羽心中又纠结起来,卫夫人虽然占了她不该占的位置,但她一个京都里的娇弱小姐,千里迢迢的嫁到这苦寒的漠北来,本来就怪可怜的了,假如被休弃,又当如何做人?
听闻京都那边的女子个个将名声看的比命还要重要,厉将军要真的为了自家主子休妻,那岂不是犯了恶债?
而且,芃羽眼珠子转了转,总觉得,似乎有什么重要的地方被她给遗漏了。
她这厢心里杂七杂八的念头正跑个没完,忽然闻声耳边传来“咚”的一声巨响。
芃羽惊奇回神,却见走在前面的凤岚歌不知何时停了下来,在浩然轩门口,潇洒的撩起战袍,坚定的,直愣愣的跪了下去。
芃羽心中一惊,连忙跟着一起双膝跪地。
冰冷坚硬的护膝砸在厚重的积雪上,腿间骤然袭来的疼痛与严寒让芃羽忍不住痛呼一声,不过她的痛呼声却被另外一声坚定而高昂的女声所盖过。
凤岚歌背脊直挺的跪在前方,冲着浩然轩的方向高声道:“末将凤岚歌,误判军情,擅自带兵迎敌,招致严重后果,特来向厉将军请罪!”
话毕双掌高举越过头顶,俯身伏于雪地之上,而后起身,如此往复三次,方又接着道:“末将凤岚歌,误判军情,擅自带兵迎敌,招致严重后果,特来向厉将军请罪!”
一遍一遍又一遍,凤岚歌的动作毫不停歇,请罪的声音回荡在浩然轩门前,卑微又绝望的渴盼着哪怕一丝微弱的回音。
只是天难遂人愿,凛冽的霜雪裹挟着狂风的呼啸,生生将浩然轩内外,隔绝成两个世界。
一冷一热,一生动一死寂。
屋内。
“冯先生,她身上,果真并无半点烧伤痕迹?”厉钰站在床前,凝眉问道。
冯知初先前被厉衡“请”进将军府,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来给他疗伤,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得到初步的处理,只脸色还有些许的苍白。
听到问话,冯知初气定神闲的将最后一根银针***卫若衣的头顶,这才不咸不淡的道:“假如是你说的那种,确无。”
厉钰一愣:“本将军说的那种?冯先生的意思是?”
“喏,自己看!”冯知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随手捏起卫若衣手臂上的一片衣角,将那条近乎血红色的手臂丢到床沿上。
厉钰接过他顺手扔来的麻布,下意识慢慢揭开卫若衣手臂上破碎的衣物,轻轻擦拭上面的血迹。
冯知初见他如此,忍不住又是一个白眼,转头便去旁边刷刷刷写了两张单子,交代道:“内服药方,一个你的,一个那女子的。”
说完又从药箱中拿出两个碧绿色的小瓷瓶,便径直扬长而去了。
冯知初生性古怪,一不待见同行,二不待见女人,让他继续留在这里,与他而言绝对是一种折磨,故而厉钰也就由得他去了。
屋内一片静谧,厉钰修长的手指快速而灵活的往返翻动,一边给卫若衣擦拭伤口,一边低头仔细查看她的手臂。
冯知初一身医术精妙绝伦,厉钰同他忘年相交多年,多少有些眼力。
卫若衣的左臂上,刀伤居多,流血量大,看着比较有些吓人,实际不过是些皮外伤,乖乖用药,数日便可痊愈,倒是……
厉钰手上微微用劲,昏迷中的卫若衣左侧肩膀被他抬起,有些难受的哼唧了一声,修长的峨眉拧成了一个八字型,厉钰动作立马一顿。
待人安静下来,他才又继续刚才的动作,索性这一次卫若衣没什么太大的反应。
厉钰暗自松了一口气,黑眸探寻的看向卫若衣的左肩,原本白皙瘦削的肩膀上,此刻爬着一条十分狰狞的,小指般长短的黑色伤口,仔细一闻,甚至还有些腐味。
依照伤口的外形来看,这是箭伤无疑,而且射箭之人,箭术还十分不赖。不赖到即使放眼整个漠北,能与之争锋的,也绝不超过三人。
精湛的箭术加上火种,怪不得他先前不过一碰,也能让昏迷中的卫若衣疼成那样。
但冯知初于医术上从不无的放矢,他既然特意提了出来,那便说明,这里面肯定还有不对劲的地方。
厉钰将烧伤的症状在心中默了默,又凑近细细看了看卫若衣肩上的黑色伤口,这一看,便看出了问题。
普通的烧伤,主要是红肿,起水疱,而卫若衣身上的伤口,却是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变成了黑色。
甚至,还在以一个可怕的速度侵蚀着四周的健康的肌肤。
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,便从小指般长短,长到了食指的规模。
厉钰心中有些骇然,这黑色的东西,竟然霸道如斯。不仅会漫延,连肌肤,也会完全破坏。
如若放着不管,想来不到一天的时间,卫若衣便会变成一具红颜枯骨。
好在……冯知初冯先生那里私藏着一箱子的药丸,以次到好,各种疗效,分别用不同成色的瓷瓶装着。厉钰也不客气,几步来到桌前,将他留下的两个瓷瓶拿到手中。
碧绿色的瓷瓶在他掌中投射出柔和的光线,厉钰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这两瓶东西,皆非平常之物。
其中一瓶,是被女子们奉为“千金不换的圣药”的雪肌膏,有祛疤养颜之效。
而另外一瓶,则是被全部人奉为“生死人肉白骨的保命神药”的回天丸,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种时刻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人来说,更是对回天丸趋之若鹜。
这两物,皆是冯知初所创,平日里宝贝的紧。尤其回天丸所用药材,世之罕见,就是以他和冯知初的关系,想要拿到,也并非易事,却不知为何今次如此大方,竟然主动上贡。
厉钰打开瓶盖,取出一些抹到卫若衣的伤口上,正在疯狂生长的黑色的东西立马偃旗息鼓,慢慢往内收缩,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药草香味,冲淡了若有若无的腐肉气息。
这黑色的东西,竟然是毒。
如此一来,厉钰心中迷惑更甚。
以此人的箭术,假如他真的想要取卫若衣的性命,那绝对并非一件难事,然而他却偏偏手下留了情,只在卫若衣肩上留下了一道伤口。
但退一步,要说他不想取卫若衣性命,这人却又在箭上淬了毒。
一进一退,这人如此处心积虑,却不知,目标真的是卫若衣,还是在杀鸡儆猴,提醒整个将军府。

小编今天推荐

以上就是小说天下为聘将军请接嫁(厉珏卫若衣)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的出色内容,本文作者,融情于文字里头,以笔作犁,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。喜欢请关注本网,更多全本小说,等你发现哦!

小编热读强推

关注后,全本随心看
微信搜索【呜呜书】,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!好书

    猜你喜欢

    瓜子书吧|好天气小说资讯网|QFace素材大全|天羽外传小说资讯|威影小说导航|POP小说资讯|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